oreo monster

[勇維勇]肢體接觸20題

 他們認識以來的20次肢體互動
互攻偏勇維,但沒有直接描寫到過程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01.

「勇利,再放鬆一點。」

好痛,感覺像被撕裂開一樣。

他努力想放鬆自己,大口大口的吸著氣,被眼淚阻擋的視線一片模糊。維克多雙手都在他身上,燙熱又堅定,完全不容拒絕。

「沒事的勇利,交給我。你放輕鬆就好。」

「……我、我沒辦法。這是極限了。」

「你可以的,加油,再往前一點。」

「好痛–不行!我受不了了!」

維克多重重嘆了一口氣,放開他站了起來。

「勇利你這樣不行啦!肚子上一圈肥肉就算了,筋還這麼硬!之前沒比賽都在偷懶不練習嗎?」

「……是我的錯,非常抱歉。」

 

02.

「尤里也踹你了啊。」

「是啊,他還挺討厭我的……等等,也?」

俄羅斯人一瞬間笑成了心型嘴,攬住他的肩膀晃了晃:「那孩子只會對自己看重的人暴力相向喔~真討厭的話他根本懶得理你,跟壞脾氣的小貓一樣~」

「臭老頭我聽到了!」

 

03.

「勇利,過來這裡。」

他摘了眼鏡盤腿坐下,維克多在他身後劈里啪啦的不知在找什麼:「勇利平常上場都是梳背頭吧。」

「嗯。需要改嗎?」

「不必啊,讓觀眾看清楚你的臉是好事。而且勇利的臉型很適合。啊,你有美人尖欸。」對方移到他正前方,用手指撩起他的瀏海往後梳,仔細打量著他。被這麼近距離的看著感覺有點緊張,而且他還沒戴眼鏡。勇利乾脆把眼睛一閉裝死,自欺欺人地假裝對方也看不到他。

 

04.

「勇利–還在睡啊,馬卡欽去叫他起床吧。」維克多親親愛犬的頭頂又放開手,看著牠輕車熟路用鼻尖推開勇利的房門,隨即搖著尾巴鑽進房間裡。

雖然勇利和馬卡欽感情好他很開心,但勇利不介意馬卡欽自由進出自己房間還是讓他有點吃味。連他自己都沒有這種許可,直接闖進去又很不禮貌。

然而馬卡欽一去不回。杵在門口等了幾分鐘後,維克多還是忍不住拉開房門偷看—他的好狗狗完全沒盡到當鬧鐘的職責,反而鑽進被窩靠在還在打呼的勇利身邊,發現他探頭進來還對他搖尾巴,一點要離開的意思都沒有。

馬卡欽你這個叛徒!

算了,勇利看起來睡得很熟,就讓他們多睡一下吧……

 

05.

「沒想到長谷津的夏天原來這麼熱,馬卡欽差不多該剃毛了。」

「現在還不到最熱的時候。真利姐––小維以前的剃毛刀還在嗎?」

「在儲藏室裡啊。不過勇利,你還記得馬卡欽比小維大多少嗎。」

「……還是送寵物店吧。」

 

06.

「能讓勇利這麼享受我很開心,真的。但、可不可以別抓我的頭髮……」

 

07.

他醒來時身邊只有窩成團的馬卡欽。全身黏膩的感覺不太舒服,維克多大概先去洗澡了。

已經快中午了,浴池裡應該不會有人。勇利抱著換洗衣物晃下樓,不料在烏托邦大廳遇上了鄰居大叔。雖然是從小和附近的叔叔伯伯一起洗澡長大的,但這種時候他可不想和別人分享自己的隱私。

謝天謝地,大叔沒有開口招呼,只是滿臉欣慰的拍拍他的肩膀,就低聲念著『孩子大的真快』往食堂去了。

一頭霧水的勇利望著大叔瀟灑離去的背影,視線一路看到矮桌邊不知所措的維克多,被幾個竊笑不止的大叔大嬸包圍著。當他看見勇利時瞬間表情一亮,伸手招他過去,浴衣領口被帶動著滑開,暴露出肩頸上一塊鮮紅的痕跡---

完了。

也許不用洗澡了,去外面跑一跑冷靜一下吧,或者跳到鏡川裡游個泳也不錯,還是乾脆淹死在裡面算了-----

 

08.

「回去該洗澡了喔馬卡欽,身上都是沙子。走吧我們去沖水!」

「汪汪!」

「維克多你也是滿身沙子–不要貼上來啦!很癢!」勇利一把推開大笑著的俄羅斯人,但下一秒馬卡欽就歡快地跟著撲上來,直接把他壓回沙堆裡。

 

09.

「只是簽名合照而已,沒想到小南他們會這麼激動。」

維克多靠在他身上,安撫的蹭蹭他的肩膀,「他們都是勇利的粉絲嘛,好歹你也是日本第一。」

「這次的成績是這樣沒錯,可是……」再說日本第一什麼的,和維克多根本不在同個量級上啊。

「之前就想說了,勇利你的粉絲服務真是夠糟糕的,至少對支持你的人打個招呼嘛。」

「欸?可是我沒那種知名度吧,只是因為我是九州出身的–」

聞言維克多皺起眉坐直了身子,一把抓住他的臉頰開始搓圓捏扁:「南選手會生氣的喔勇利,他的偶像才不只這樣。」

「維克多!」

「喂喂你們兩個,這裡還有其他人啊。」西郡在駕駛座忍不住嘆氣,副駕駛座的美奈子憋笑憋到眼淚都要出來了。

 

10.

「溫泉溫泉~~」

「勇利,維醬好像喝醉了喔。」

「維克多,喝酒不能泡湯啦–等等不要脫衣服!」勇利急忙撲上去阻止正準備在大廳裡脫浴衣的某人,幸好對方發現抱住他的是誰後沒有繼續掙扎,反而開心的纏到他身上–等等這沒有比較好,那些酒友大叔們都在笑啊!

說好的俄羅斯人的好酒量去哪了……

 

11.

那雙溫和的手穿過沾滿肥皂泡的髮絲貼上他的頭皮,沿著後腦杓輕輕揉動,舒服到讓他忍不住閉上眼睛。維克多滿足的嘆了口氣,順著對方的動作微微後仰。

「勇利難得這麼體貼呢。」

「網路上說這樣可以減少掉髮––好好好是我錯了!請不要捏我肚子!」

 

12..

整個洗手間裡只有他們急促的呼吸聲。

他雙手撐在牆上閉起眼睛,喘了好一陣了呼吸才慢慢平復下來。

果然年紀大了體力有差嗎……不過他還是會在洗手間裡幹壞事的年紀,應該只是太激動了。

他的選手依然雙手環在他腰上,但現在只是為了支撐他,還沒戴回眼鏡的臉上泛著潮紅,喘著氣呆呆地望著他,好像還不太確定自己剛剛做了什麼,表演服那半截裙襬上還沾了幾點水漬。

維克多忍不住微笑,抽了幾張面紙幫勇利擦乾淨,三兩下把他的選手打理回能見人的模樣,再披上運動外套後便把勇利往外推:「回去看比賽吧。現在應該到雷奧了。」

「欸?可是維克多還沒–」

「我自己處理就行了。勇利身為選手,還是回去看同場對手的表現吧。」

勇利不太情願地抓著他的面紙套不放,微微皺眉的擔心表情配上玩偶更可愛了。維克多安撫的在他唇邊輕啄一下,把面紙套抽回來,勇利這才甘願放手,不過還是又多討了幾個吻才依依不捨地離開。

腿還有點發軟。維克多靠在廁所門上,回想起剛剛他們兩個青少年般的舉動,忍不住抱著面紙套傻笑起來。

但現在不是傻笑的時候,有個人正在等他呢,動作要快點才行。

 

13.

「剛剛那個吻被實況轉播了喔勇利!SNS整個爆炸了!」

「Really?勇利我們再來一次!」

「批集!不要拍啦!」

「別擔心~我不會發出去的~只是想珍藏這一刻。

「吃火鍋的時候你也這樣講!」

 

14.

「維克多,該起來了。」

「Noooooooooooooo~~再讓我睡一下。」維克多整個人捲起被子翻過身,用枕頭蓋住臉阻擋陽光。勇利好笑的拉開枕頭去戳他髮旋,維克多含糊地哀號著『勇利竟然欺負我』,掙扎幾下把頭也藏到棉被下面。最後勇利也放棄抓他出來了,乾脆整個人趴在他身上。

「我還以為你是晨型人欸。」

被子底下傳來模糊的笑聲,「怎麼可能。」

「可是維克多之前在我家都很早起啊。」

「當然啊,哪有教練比學生晚起的。」

「那現在你在幹嘛?維克多教、練。」

「今天又沒事……讓我睡到十點啦。」

「已經十點了。」

「不管,我要繼續睡。」

「好啦好啦。記得我們中午要跟其他選手聚餐,這次不准喝酒。」

 

15.

他的大腦還在迴盪著噩耗嗡嗡作響,勇利已經行動起來,一路拉著他回到飯店房間,把他推進浴室裡。感覺恐慌到有點反胃。他對著鏡子做了好幾個深呼吸,又用冰水洗臉才勉強鎮靜下來。

等他走出浴室,勇利已經打包好大部分的行李,正抓著手機在查訂票資訊:「直達九州的航線今天沒有,但兩小時後往東京的還有位子,落地之後四小時轉福岡。跟之前一樣成田轉羽田記得嗎?維克多先把西裝換掉吧。手機我幫你拿去充電了,護照一樣放在大衣左邊口袋裡。」

他像機器人一樣照著勇利的口令行動,櫃台幫他叫了計程車。勇利原本還打算陪他去機場,再三保證著『我一個人沒問題的』、『不是第一次比賽了』,又把自己的圍巾解下來幫他戴上。直到維克多轉身準備離開,才在玻璃門上看清楚勇利強作鎮定的倒影。

真是的,自己身為教練兼本地人,明明應該是他照顧勇利啊。

他忍不住回頭把勇利拉進懷裡。這種時候再多道歉也不夠,只能叮嚀著『有問題就找雅克夫求救』之類的話。

勇利像快哭出來一樣深深吸氣,但最後只是用力抱緊他又放開,什麼都說不出來。

 

16.

他們在計程車後座緊靠著彼此,馬卡欽整隻打橫趴在他倆腿上,尾巴一下一下甩著。

「維克多這幾天很擔心吧,感覺都沒睡好。」他的教練眼窩泛青一臉憔悴,三天份的淡色鬍渣雖然在燈光下不明顯,但貼在臉上就很扎人了。

「怎麼可能不擔心,竟然讓勇利一個人比賽,身為教練我真是夠失職的。」維克多整張臉埋在他頸窩裡低聲喃喃。勇利安慰的揉著他的背脊親吻他,忍不住因為對方熟悉的溫度和重量就靠著自己而開心起來。

不管GPF最後怎麼結束,至少他們現在完全屬於彼此,他別無所求了。

 

17.

「所以你們幹嘛十二月跑去游泳–哇啊啊!」

「不准趁機摸勇利屁股!他有主了!」

「真小氣。沒咖啡喝至少給點福利嘛。」

 

18.

「對不起,都是我的錯。」

「那你有打算改嗎。」

「……」

維克多低頭躲開他伸過來擦眼淚的手,繃著臉轉過身去:「如果不會改就沒必要道歉了。反正結果都一樣。」

 

19.

「你們兩個白癡還要抱多久!工作人員都要關燈了!」

「啊,尤里奧,恭喜奪金!」

「頒獎早就結束了老頭子,等我打破你的六連貫再來說吧!」

「哈哈哈,怎麼可能,要贏也是勇利會贏吧。」

「……豬排丼你不退役了?」

「嗯,我想再跟維克多一起挑戰一年。」

「這次一定會奪金喔~」

「豬想拿金牌才沒那麼容易,你們兩個給我等著。」

 

20.

「你願意再跟我跳一次舞嗎,維克多?這次我不會忘記的。」

 

 

00.

「連續贏了兩個人挺了不起的。但你還跳得動嗎?」

日本男孩打了幾個酒嗝後摘下眼鏡咧嘴一笑,紅棕色的雙眼閃著銳利的光,「這、這不算什麼。放馬過來吧維克多!我不會放水的!」

他忍不住跟著微笑起來:「當然,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喔。但首先你得把褲子穿上。」

 

 


评论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