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reo monster

[yoi/勇利]豬排小王子慶生短打

四發短打,不一定有後續

[彗星]

他以為勇利只是顆黯淡的星,在一片流星雨中跟著隱沒。

但重力場不足以拉下他,只是在他繼續往前的軌道上多推了一把。他在星系間兜兜轉轉拐了個大彎,以更強的離心力一路回溯,在太陽風中爆出點點星塵。

彗星本身並不明亮,但身後的彗尾卻如此耀眼。

下個週期再見,勇利。

 

[冰鞋]

他們在更衣室並肩坐下。雙腳從冰鞋解脫的瞬間,不約而同放鬆的嘆息出聲。

維克多的冰鞋保養的非常好,鞋面皮革和獨有的金色冰刃都光亮如新,但脫下之後,那雙腳一樣傷痕累累。

即使是神也要休息呢。

選手的冰鞋都是訂做的,但不代表能天衣無縫。腳與鞋子的磨合已經是他們最輕微的戰損。瘀青、肌肉拉傷、關節炎、韌帶受損。在身體極限和時間裡來回拉扯。傷疤是他們的勳章。從踏上冰面開始,每位選手都在身上不斷積累,打磨自己的技術,也往退役一步步邁進。

注意到他的視線,維克多低聲笑著湊近,右腳腳趾輕輕點上他腳背上的一道疤。


[賽前準備]

維克多撥弄著他的頭髮,低聲用俄語碎念著,又蹲下身去把他的鞋帶重新繫緊。

保持完美是維克多慣常的武裝,他的保護欲在這種時候格外明顯。

簡直是終極版的見家長嘛……勇利看著對方的髮旋差點笑出來。他們還沒討論過這方面的事,但再可怕的親友都不可能和整個國家相提並論。

以外國選手的身分,把國家英雄從冰面上帶走的人。

要是不好好表現的話,別說排名問題,憤怒的觀眾會扔下什麼都還是未知數。

糟糕,有點興奮呢。

似乎也有所感覺,維克多抬起頭對上他的視線,微微笑了一下。

沒問題的。

 

[皮羅斯基]

雖然很清楚尤里的實際年齡,但直到親眼看見對方坐在長凳上晃著腳吃麵包,'啊,真的只有十五歲呢’的念頭才第一次冒出來。

他在長椅另一頭坐下,完全不意外的迎上對方的瞪視。

"幹什麼,臭豬。"

"呃,休息?"

對方一臉火大的轉回去繼續啃麵包,但反而沒再罵些什麼,大概心情還不錯。

勇利默默掏出手機,只為了確定螢幕上跟前十二小時一樣毫無音訊。雖然知道家裡在情況穩定前不會妄下結論,而維克多這時間還在路上,但提心吊膽的感覺不是理智可以壓下去的。

"所以,那傢伙是丟下你了嗎?有夠任性的。"

竟然主動開始閒聊了?

正在掙扎'問他關於爺爺的事'或'閉嘴免得又激怒他'的勇利一愣,但還是開口辯駁:"沒關係,是我讓他回去的。"

"啊?你這渾蛋,以為不需要教練也能贏嗎?"

果然又生氣了……"我自己完成比賽沒有問題。但是維克多要是趕不上,可能就再也沒機會了。"就算比賽失利,他們之間的信任也不會動搖。但馬卡欽對維克多的重要性同樣無可取代。若連最後一面都見不到,那種遺憾跟愧疚不是其他事物能填補的。

尤里沒有回應。

想了想他又拿出手機開始打字。這時候任何安慰的字句都是空話,他只能盡力做到最好,確定對方沒有後顧之憂。

"拿去。"沉默了好一陣子的少年突然開口。遞過來的是半塊來自對方爺爺的,被宣示過'絕對沒有你的份'的豬排皮羅斯基。

"謝謝。"

"吵死了,不好好吃完就揍你聽到沒有?"


评论(1)

热度(25)